<acronym id="cleos"><form id="cleos"></form></acronym>
    <b id="cleos"><rt id="cleos"><nav id="cleos"></nav></rt></b>

  • <cite id="cleos"></cite>
    <track id="cleos"></track>
    您的位置:文秘網 > 心得學習 > 散文詩歌 > 正文

    八一感懷美文六篇

    散文詩歌 相關范文 編輯:夏桐 發布時間:2019-8-6

    八一感懷美文六篇

    下面是文秘網的小編為各位收集的八一感懷美文六篇,請您參閱!如您需要符合您實際要求的,那么您可以點擊網頁兩側的QQ:4000121855和在線客服,我們將為您提供最優質的一對一服務哦!

    【篇一】

    八一建軍節快到了,忽然想起一件親身經歷的事,令人感動,難以忘懷。

    七月中旬的一天,我從哈爾濱參加完鐵道兵戰友聚會回來,準備先從哈爾濱乘飛機到南京,然后再從南京乘高鐵回安慶。我乘坐的航班原本是13:00點從哈爾濱太平機場起飛,15:50到達南京祿口機場,沒想到飛機晚點一小時,14:00點才起飛,到達南京機場已經16:50,而我訂的南京到安慶高鐵票是17:09分的,南京機場到髙鐵站坐地鐵還得近一個小時,等我趕到高鐵站,火車早開走了。怎么辦?只能去改簽呀,可是等我從改簽窗口排隊到了一問,后面幾趟到安慶的車都沒有票了。

    鐵路上有規定,如果沒有趕上所訂車票發車時間而誤車的,可以改簽當日所到目的地的后面車次,如后面車次都沒票,所持車票作廢。唉!真是運氣不佳啊!這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鐘了,天上又下起了雨,真有點"饑寒交迫”的感覺。不管怎么說,先得把肚子搞飽,于是,我來到車站內"大娘水餃”坐下來,要了半斤水餃,一瓶啤酒外帶一盤花生米,一個人自斟自飲,腦子里想著下一步該怎么辦?

    這時,手機響了,我一看是兒子從深圳打來的(我出來的時候,兒子媳婦休假到深圳珠海去了),他是問我到家了沒有,于是,我把我的遭遇向他說了一遍,兒子聽后,立馬安慰我不要著急,他讓我與車站工作人員說說,讓我上最后一趟到安慶的火車(晚上20:47),然后補票回安慶。我當時想這能行嗎?

    盡管有些猶豫,我還是盡快吃完飯,抓緊時間趕到候車大廳門口,來到進站口,我一看傻眼了,南京進站實行的是人臉識別,沒有當天車票(過時的車票不行)僅憑身份證人臉識別是通不過的,看來今晚非得在南京住上一晚了。正在我猶豫時,忽然看見一位車站警察走過來,他正要從邊門進候車大廳,于是,我三步并作兩步趕上去,向警察說明了情況,并且,我說我是一名退伍軍人,請行個方便。警察看了看我說:

    我可以讓你進去,但等會通過里面檢票口你自己解決了。就這樣,第一道關我順利通過。  進了候車大廳等了一會,快8點半了,檢票開始,我手中票無法通過自動檢票機,我還是走邊門吧,這時一位小姑娘正在與工作人員交涉,看情景與我的情況差不多,也是沒有趕上前班火車。工作人員說,你沒趕上車要去改簽,我這不能直接進去。我一看,完了,沒戲了。

    那位工作人員是個年紀比較大的男同志,我等他忙完了,上前與他說明了我的情況,并且還是說了聲: 我是一名退伍軍人,請行個方便。沒想到這位仁兄,聽我說是退伍軍人,他說他也是退伍軍人。交談中,我說我當年是鐵道兵。他聽后看樣子很興奮,說:

    你是鐵道兵幾師的?我說: 我是二師的。"好嘛!我們是一個師的”。我們又進一步聊了會,我看時間不早了,就拿著手中過時的那張車票說:

    “我們下次再聊吧,你看,我這”?“進去吧,列車長如果沒讓你補票,你就不用補了“。這時,先前說了半天的那位小姑娘發話了: ”叔叔!讓我也進去吧,我到蕪湖“。”進去吧”!小姑娘沾光也進來了。

    上車后,我在餐車找了個座位,用我那張過時的車票,一直坐到了安慶(這里說明一下,列車禁止無票乘車,我是買了票沒有趕上車,不是無票乘車)。

    這就是一位退役軍人的親身經歷,享受了軍人的特殊“待遇”。

    【篇二】

     軍旗是象征軍隊或建制部隊的旗幟,由旗幅、旗桿和旗頂組成。軍旗均為金屬桿,旗頂為矛尖型,有妝飾穗。

           根據軍隊建制大小,軍旗旗幅也有所區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旗幅(最大)為:橫170公分,直136公分;底色為紅色,旗的右上角有一顆黃色五角星和《八一》二字。團級軍旗(最小)為:橫150公分,直120公分。

           軍旗是軍隊榮譽、勇敢和統一指揮的象征,由軍隊最高領導機關制作頒發。軍旗對于軍隊極其重要,在殘酷的戰爭年代,哪怕只有一個人,只要有軍旗在,軍隊的建制就存在,就可以重新招募兵員。如果軍旗不在,哪怕有千軍萬馬,軍隊番號將永遠消失。

           改工前,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第二十六團的軍旗在軍務股收藏,由機要參謀專門保管,裝在一個非常精致的密碼箱內。每年“八一建軍節”都要進行紀念活動。南方梅雨季節,害怕軍旗受潮,都要進行晾曬,每次軍旗展示,都要由勤務連警衛排和通訊排戰士全副武裝站崗護旗,司令部參謀輪流值班,其陣勢非常嚴肅。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三十六載,彈指一揮間。就在三十六年前的元月一日,我們含著淚水,向軍旗敬完最后一個軍禮,摘下心愛的“一顆紅星,兩面紅旗”,鄭重宣告:我們的戎馬生涯結束了。有的戰友們抱頭痛哭,有的甚至幾天徹夜難眠。部隊首長為了減輕指戰員們低落的情緒,讓食堂改善伙食,可戰友們還是食不甘味...。

           轉眼三十多年過去了,我們都從風華正茂的時節,過渡到現在兩鬢如霜的年齡,每當我回憶起脫軍裝的場面,仍然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淚...。我們雖然不是軍人了,可我們還是為曾經當過兵而自豪,可能戰友們都有同感吧?我們雖然已多年不著軍裝,可軍人的那種優秀氣質,雷厲風行的作風,直爽豪放的風格,依然在我們身上,成為我們一生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的財富。這就是我們軍人的軍魂,軍魂永在!

    【篇三】

    在悠悠流淌的大運河邊上,有一座黙黙駐守千年的文化古城----淮安,在這歷史悠久,人杰地靈的土地上,她孕育出許多英雄豪杰,歷史大軍事家韓信從這里離開故土去統領三軍,開國總理周恩來從這里走出駙馬小巷去展翅翱翔,一些有識之士在這塊土地上書寫了悲壯的愛國情懷,留下了豐厚的文化積淀,讓這塊熱土始終擁有傳統的美德。在歡慶建軍92周年之際,淮安籍原鐵道兵,傳承優秀的品質和良好的作風,以各種形式歡慶建軍節。

         悠悠天宇曠,暖暖部隊情,每當建軍節來臨之際,都會構起當兵人的美好回憶。回望過往那抹不去的記憶,1976年春,我們淮安835名有志青年,懷揣著夢想,接受祖國的篩選,踏上西去的列車,走進了鐵道兵部隊序列,在鐵道兵這個大熔爐里,走步伐、練槍法,苦鉆研、學本領。襄渝、太嵐、同浦等鐵路線上灑下了我們辛勤汗水和心血,實現了"逢山鑿路,遇水架橋"的誓言,留下了“鐵道兵志在四方”的崢嶸歲月。79年對越自衛還擊戰,我們積極報名,勇躍參戰,經受了血與火的考驗,經歷了生與死的摧殘,我們用事實擔當了人民的重托,我們用行動接受了祖國的檢驗,我們能有當兵的歷史而自豪,我們能為軍旗增輝而驕傲。

    歲月如歌,光陰似箭,轉眼幾十年過去了,我們這些當年虎虎生威的鐵兵們,現在雖兩鬢如霜,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曾在各自崗位上為軍旗增輝,有的始終為鐵路建設貢獻才華,有的已是享有盛名的專家、教授,有的成為引領一方政府要員,有的成為行業帶頭人,有的成為我們這一代人驕傲的梟雄。

    【篇四】

    雖然我們已滿頭白發,雖然我們已滿面蒼桑 。 雖然曾經挺直的腰桿已顯佝僂,曾經剛勁的雙腳已步履蹣跚,無情的歲月,已催促我們無奈地步入老年。

          但越過時光隧道,重回過去,我們驚喜地發現,我們也曾有過朝氣蓬勃的青春歲月,有過激情燃燒的花樣華年。

        那時,我們啍著“讓我們蕩起雙漿,小船兒推開波浪。海面倒映著美麗的白塔,四周環繞著綠樹紅墻。小船兒輕輕飄蕩在水中,迎面吹來涼爽的風。在歌聲中,我們沫浴著黨的關懷,我們在祖國的陽光照耀下茁壯成長。

           那時,我們唱著“我們走在大路上,意氣風發斗志昂揚,毛主席領導我們,披荊斬棘奔向前方”。在歌聲中,我們堅定了斗志,確立了理想,我們發誓要為共產主義永遠奮斗。

         當找們來到軍營,我們唱的是“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腳踏著祖國的大地,背負著民族的希望,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我們唱的是“背上了行裝扛起了槍,滿懷豪情斗志昂揚。毛主席揮手我前進,奔向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在昂揚的軍歌聲中,我們劈山開路,遇水架橋,為祖國鋪上了蛛網般的長虹大道,把熱血和汗水灑在祖國四面八方。那時,我們最愛作夢,并在夢中編織著絢麗的理想。我們也曾追星,我們追的星是董承瑞,黃繼光。我們也有過偶像,我們的偶像是歐陽海,王杰,雷鋒。至于那些唱歌的,演戲的,當時也贊嘆幾聲,很快就會忘光,不會在生活中激起微波蕩漾。

          當然,軍營生活也不都是鮮花和贊揚,而是處處溝溝坎坎,充滿無法預料的磨難。我們曾經幼稚過,,曾經沖動過,曾經失眠過,曾經心酸過。

          我們曾經深愛過,曾經無奈過,曾經擁有過,曾經失去過。

        但那夢斷魂牽過的歲月,卻留在記憶中永不退色。

          哪時,我們有一雙清澈的雙眼,奔跑起來像一道春天的閃電。那時,我們幻想有一雙翅膀,能飛過高山和大海。

         如今我們老了,但當年的激情還在,"八一”是我們的節日,曾經的軍人禁不住心潮澎湃。我們仍然充滿幻想,幻想再聚集在“八一”軍旗下,再重溫一下當年的青春年華。

    【篇五】

    這篇是去年八一節是寫的,忘記什么原因了,沒發出來,今天整理電腦時才發現,簡單改了改錯別字就發出來了,風笑了。

    今天是八一建軍節,戰友們有的給發了QQ留言,有的發了短信祝賀八一建軍節,濟南的戰友打電話來告訴了兒子今年畢業,被中央電視臺錄用了。總之,用句早先的話說,形勢一片大好,中午俺也無事,下班后沒有回家,在一家餃子店里要了一盤餃子,一盤芥蘭黃豆,一小碟涼拌豬耳,一小瓶牛欄山二鍋頭,小酌一次,也算是紀念今年這個早已不屬于自己的節日吧。

    想當年我從軍校畢業也是在八一建軍前夕來到部隊的,一到部隊又趕上八一會餐,感覺什么都新鮮,部隊會餐和在軍校一樣,每桌基本上都是八個人一桌,桌上的菜品遠沒有在軍校上學時那么豐盛,當時基層比較窮餐廳只有桌子,沒有凳子,大家都是站著吃飯,但是每盤菜量卻是很足很足,并且白酒管夠,有一次會餐我們竟然喝的是內蒙包頭的轉龍液,這在當時可是很難買到的,并且那個時候絕對沒有假的。啤酒是用那種象現在煤氣罐樣子的高壓容器盛放,只要打開罐必須當天喝完,不然的話,第二天就變質了。從庫房里抬出一個罐子來,幾個人圍在又臟又笨的啤酒罐前,笨拙地打開罐時,啤酒柱帶著白白的沫子一竄好高,一股麥香味撲鼻而來,不小心啤酒噴到手臂上,涼涼的感覺好爽,大家小心著把啤酒接到飯盒里,美美的嘗上一口,好香呀;每桌上還放了兩盒煙,是內蒙當地產的青城煙,我喜歡的那種牌子,當時是四毛八分錢一盒,老干部都不太舍得抽,他們大多抽二毛六分錢的千里山的煙,還有干脆自己卷煙抽,當時工資低呀,并且許多干部家里是農村里沒什么收入。當時軍務部門怎么不查喝酒呀,雖然不查,但當時也很少聽說有酒后鬧事的,后來我當中隊長的時候,軍務部門專門檢查不允許喝白酒,但還是禁不住,經常見到有當兵的酒后滋事受到處分的。當時基層連隊的生活比較差,會餐在連隊算是一件比較大的事了,平時幫廚都是新兵,會餐時新兵就插不上手了,都是手腳比較靈活會干活的老兵在廚房里忙來忙去,在做飯這方面有些人確實值得稱道,我記得我們有一個特設分隊長,青島的姓孫,做飯特別利索,做飯也特別好吃。內蒙兵的酒量真大,東北兵和山東兵都是喝酒時嗓門真大,太原的80年城市兵,媽的喝酒劃拳到現在也沒搞明白說的是什么,跟唱晉劇一樣難聽。四川兵和湖南兵喝酒吃辣椒,內蒙古五十六度的燒酒,和辣椒摻和在一塊,我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反正到現在我想起來也感覺不太爽。都說江浙人比較溫柔,七八的諸暨兵和七五年的杭州兵,喝起酒來,就象吵架似的。

    我六三年出生,八二年七月底軍校畢業來到部隊,當時到師部報到時,我們一行共七個人,我年紀最小,屬于照顧被留在獨立大隊,其他的除了兩個專業需要的,都去了內蒙烏拉特前旗公廟子機場,我們獨立大隊離師部不遠,不大會兒來了一輛北京吉普就把我送到連隊去了。當時連隊最新的兵是八一兵,也就是80年11月入伍的,82年入伍的兵還在新兵教導隊訓練還沒下部隊。我在我們團我無論是干部還是戰士,年紀是最小的一個,當時的軍官和戰士都是綠軍裝,紅帽徽,不同的是軍官是四個兜,而戰士上衣只有上面兩個兜,我們連隊最老的兵最老的兵是76年兵,比我大七八歲,等著轉志愿兵,但他們都是兩個兜,但他們都對俺十分羨慕,我記得當年有一個濰坊老鄉叫李方周,探家時還專門借了俺的軍裝回家。

    當時連隊的生活條件比較差,我們分隊一共十幾人,負責3架殲六甲飛機一架殲六丙飛機和一架殲教六飛機的維修,兩間大房間一間小房間,小房間是分隊長領著兩個人在那里住,夏臨時家屬來隊,小房間的人搬出來,誰家屬來隊就住那個房間,大房間最多住七個人,全是睡床板,床板用兩條橙子,加起來就是一張床,床寬是85公分長是兩米,當時連隊沒有儲藏室,過季的衣服等雜物,裝到麻袋里,放到墻上用角鐵釘起來的一個大長條的欄桿上,就象火車行李架一樣,平時疊放好,用時踩著橙子去取,很不方便。由于沒有內務柜,大家就想辦法在床板下用木板釘一個大抽屜,大家戲稱“副油箱”,這東西當年在機務部隊很流行,我去過的廣西和滄洲機場地勤都有,大家也都叫“副油箱”,當時的材料來源無花八門,主要是盛機件的包裝箱,炮彈箱,比較好的就是從施工工地搞來的木板了,我的“副油箱”就是那時領著我們機組的兩個人從農牧廠偷來的,這可能我平生第一件木工作品。辦公桌全分隊只有七張,分隊長那張是三屜桌,中間那個抽屜有暗鎖,平時“五四”手槍就放在那個抽屜里,那個時候分隊長配槍,但不常用,后來八五年獨立大隊飛行員丟了一枝槍,槍全部都收回了;其他六張桌子全是兩屜桌,只有干部才能給桌子,我剛下部隊是沒辦公桌的,下部隊不久,有一名機械師調到團里幫忙,把桌子留給了我,當時我從察素齊花十元錢買來了一塊大玻璃板放到桌面上,又裝模作樣的用白紙寫上幾句話壓到玻璃板下面,大概都山不在高有仙則名之類的話吧可能還有一些報紙上抄下來的勵志詩句,現在想起來非常可笑。

    【篇六】

    八一,這日歷牌上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卻是我們每一個軍人終身都不會忘懷的,也根本就不可能忘懷的日子。

    三十一年前的今天,我那會從軍才八個半月,十足的新兵蛋子一個,那是我第一次在部隊過八一節。

    八一放假是自然的,但身子放假,心卻是不能放的,我們還得時刻保持警惕,還得發揚部隊的光榮傳統,去炊事班幫廚。那天上午,我們在炊事班長的指揮下,忙活著給雞拔毛、擇菜等技術含量不高的活計,等準備得差不多了,我們就回到宿舍一邊憧憬著即將的美食,一邊等候著值班班長開飯的哨音。

    終于等到了開飯的哨音響起,我們排著整齊的隊伍、喊著震天的號子來到了食堂。在食堂門口,我們在值班班長的指揮下,唱完了“向前向前向前(嘴上唱著,心里卻在想著飯桌上的雞呀、魚呀啥的),我們的隊伍向太陽……”,總算可以進食堂開飯了。坐在桌上,每個人的軍用牙缸里無不例外地倒著白酒,看著那大半缸子白酒,不由得我直心里直打鼓(一直不能喝酒,更不會喝)。老天爺,能否不喝酒?82年的淄博班長閆即通對我把眼一瞪,軍人不喝酒叫什么軍人!看著其他的戰友們都高高的舉起牙缸,我也不由得豪氣干云,喝,有啥呀!猛猛地喝上一大口,哎喲,媽吔,一口酒下肚差點沒把我嗆死……

    許多年過去了,第一次過八一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感謝軍旅,把我一個祖宗十八輩都是農民的毛頭小子培養成一名黨國的中校203。軍旅21載,足跡三省(山東、江蘇、河南)、四市(臨沂、徐州、商丘、開封)、兩縣(蘭考、尉氏),一路走來,都是我那曾經的戰友一路相攜、相伴,離開了你們,我或許什么都不是。感謝,我生命中那曾經的兄弟們。

    如果那年我沒當兵,現在的我可能會在城市的某個角落的工地上,穿著一套洗得發白且散發著臭汗的工裝,在苦力苦力的干活。

    因為從軍,我有幸在一個不大不小的城市里,當一個小公務員,做點小事,掙點小錢,守著個小家,做一個小小的我,知足啊!

    去年底,我當排長時帶的第一批新兵小常從浙江的舟山第一次給我打來電話,我當時好個激動了。原來自打92年底他復員后,一直沒有音訊,雖然我也托在他那個小縣當公安局副局長的戰友找他,卻是未果,沒想到他居然把我給找著了。為了找我和他的班長阿黃(我們倆個當年為他確實操了不少心),大字不識幾個的他竟然學會了上網,通過網絡,他找到了他當年的班長阿黃,進而通過阿黃找到了我。那天在電話里,他說他這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找到阿黃和我(為這,當時我還臭罵他沒出息)。因為他是船上的大副,經常出海,寂寞無聊時,就想部隊、想當年我帶他的那會……

    前幾個月的一天,遠在東北的德龍打來電話,神秘地說:老排,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夢到什么了吧?我夢到我們新兵連那會了……

    幾載軍旅一世情,哪個曾經的軍人能夠忘懷那走過路過卻未曾錯過的軍營。

    昨天看到一則微信,說是一個退伍戰士喝醉了,妻子喊其百遍不醒,便問丈夫的戰友,戰友說你去超市買一個小哨子,回去在他的耳邊連續小短聲地吹。其妻不解,但仍如法炮制。沒想到哨音沒落,老兵噌的一下從床上蹦起,閃電般穿上衣服,邊穿邊喊:“什么情況?拉練還是突擊檢查?全裝還是輕裝?——----軍裝已褪,兵心依舊。

    軍旅21年雖然歷經磨難和坎坷,但卻是我人生一筆最寶貴的財富;軍旅的一切已溶入生命的每一滴血液中,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戎裝已不再,軍魂依舊在;夢里見戰友,歡樂好開懷。如今八一到,祝福未曾忘:祝戰友們幸福、快樂!





    4480首播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