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cleos"><form id="cleos"></form></acronym>
    <b id="cleos"><rt id="cleos"><nav id="cleos"></nav></rt></b>

  • <cite id="cleos"></cite>
    <track id="cleos"></track>
    您的位置:文秘網 > 心得學習 > 散文詩歌 > 正文

    登廬山雜記

    散文詩歌 相關范文 編輯:夏桐 發布時間:2019-8-6

    登廬山雜記

    生長在“三山五岳”之一的廬山腳下是我的一種幸運,雖數次登臨,但因其仙氣十足,仍就“不識廬山真面目”,作為一名地質人,心有不甘,以何種方式禮拜心中的人文圣山?我的答案是“徒步”。

    首先走的是最常規的“好漢坡”,其官方名稱為蓮牯路,好漢坡其實只是其中最陡險的一段。其起點于2010年新建了“好漢坡起點0公里”的標志,登山者都笑稱“從零出發”,終點在北山公路旁的“河山不二”山門旁。路寬約2米,長約5公里,基本為塊石堆砌而成,自上世紀建成以來,就成為上山的主要通道,無數達官貴人,名人雅士都是由此路登頂,所以它也被冠名為“名人登山古道”。

    好漢坡登山道依仗其交通便利、適宜健身,配套完善,憑本市口音或身份證就能免票進入核心景區,游人如織,登山過程中想做“獨行俠”也成為一種奢望。客觀地講,沿路景色平淡,攀登過程也較為枯燥。但我始終認為“心中有風景,人生不荒涼”。

    一次登山途中在滴翠亭休息,發現亭子對面前方路的左邊,有一道山泉,順著山勢叮咚而下,泉水中間還安放著一根從中剖開了的半邊手腕粗的毛竹管,竹管順著山勢略微向下傾斜地擺放在水溝中間,泉水從竹管里順流而下——形成了“竹管流泉”,甘冽的泉水從蒼黃、質樸的竹管順流而出,而兩旁的樹林郁郁蔥蔥,直插蔚藍的云霄,當時就感慨:“青山不老、綠水長流”用在此處,是否是天人合一,恰到好處?

    在一個初春的早晨,當我又一次沿好漢坡登上位于“天池山”石刻旁的觀景臺時,一只野生獼猴正悠閑自得地坐在懸崖邊的護欄上,可能因為有心事,只見它時而眺望遠方,時而低頭沉思,時而回眸一瞥,一副心情沉重的樣子。趁它思考人生的間隙,我趕緊掏出手機,留下這難得的合影。返程途中在半山亭休息時,翻看相冊中與“大圣”的合影,突然心生感慨,寫下了“玉兔春困枕黃粱,小虎含笑夢飛揚,黃牛不懼身影只,大圣絕頂鏡同框”,聊以自慰。

    山北登山古道眾多,在石門澗景區邊有一條九十九盤古道,此路傳說是明太祖朱元璋下令修建的一條古驛道。久聞大名,一直心馳神往,一次到沙河做客后返程時又想到了這個事,于是驅車直奔石門澗,在停車場恰巧偶遇友人,閑聊過程中,提及古道,她說此道比好漢坡更好爬,路程短,景色佳,非常適宜登山。聞聽此言后,更加提升了我一探究竟的興趣。

    到了周末,在我的鼓動下,兒子饒有興趣的陪我一起攀爬這條廬山最古老的登山道——九十九盤古道,進入古道后,一路綠樹成蔭,翠竹蔥蘢,山泉潺潺,云霧繚繞,如同行走在一幅江南煙雨中的水墨畫卷中。就在這詩情畫意中,我們父子倆揮汗如雨,向著山頂艱難的行進。

    過了錦澗橋、二道水,我們來到了甘露泉,泉水清涼甘甜,牛飲之后,渾身頓感清爽無比,精神煥發。再向上,路邊的陡壁間,石刻逐漸增多,這更加印證了此路的歷史久遠,也說明古人與今人都有旅途留痕的愛好,現代人喜歡拍照留念,而古人更喜歡把自己的感受篆刻在絕壁上,正所謂“題刻恒久遠,文化永流傳”。

    盤轉再向上,山道上一座石牌坊映入眼簾,上面題刻有行書“廬山高”三個大字,作者為“陽明山人”,也就是“明朝一哥”王陽明,這也是古道今天命名為“陽明路”的由來。路旁的絕壁上刻有王陽明手書的歐陽修詩作“廬山高”,無論是詩意和書法都堪稱一絕,可惜今天被冷落在古道邊,留給我們這些有緣人欣賞感嘆。

    廬山高牌坊旁其實還有很多石刻,只不過歷經風雨,欣賞起來有些難度。過了這段與古人心靈對話之地,只經過了短短幾分鐘,就到達了此路的終點圓佛殿,全程約3公里,一路走來,汗水與古道相伴,游興與歷史相遇。雖攀爬不易,但該路歷史沉淀之深,無愧于廬山第一古道之名,真是不虛此行。

    這些年來,伴隨多次徒步廬山的際遇,既有登頂一覽眾山小的喜悅,也有野路遭遇蛇的一身冷汗,既有旅途中偶遇美景的狂喜,也有長途跋涉后的腰酸背痛。廬山的真面目仍然遙不可及,然而徒步的意義卻漸漸清晰。“竹杖芒鞋輕勝馬,一蓑煙雨任平生,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是我欣賞的意境,可能很難達到,那就給自己先定個“小目標”:不趕路,用心去感受路,讓心靈去旅行。


    4480首播影院